张晓东:最后闯入四强的英格兰队所进的12个球中有9个来自定位球。前锋凯恩所进6球中就有3个来自点球。前锋进球靠罚点球或者说球队获胜靠定位球也暴露了英格兰队的一个弱点,那就是队内缺少中后场有力的支点。由此说明了另一个问题,定位球是把双刃剑,创造不了定位球或者运动战不灵走得也不远。反观季军争夺战中,战胜英格兰队的比利时队所进两球都是因为有强大的中场,在运动战中斩获的,阿扎尔、德布劳内无论在俱乐部还是国家队都作用突出。因此,攻守传控俱佳的球队才会走得更远。

很难说如果法国队在当时如愿夺冠,他们还能否在过去的这个夜晚成功登顶世界之巅。但可以确定的是,正是因为这一次似乎不能接受的失利,球队收敛起了天赋的锋芒,渴望胜利的基因才真正烙印在德尚的队伍中。

然而最终在世界杯顶级舞台捧得这一对球员顶级认可奖项的莫德里奇在领奖时不见一丝笑意,正如他在赛前所言,“我不在乎金球,我要的是带领我们的球队拿到大力神杯。”

据统计,巴西球员内马尔、库蒂尼奥在世界杯期间共射门27次和22次,成为射门最多的两位球员。

当然,也有被寄予厚望的新秀在世界杯的舞台上“砸锅”,其中巴西前锋热苏斯恐怕是最突出的代表。去年夏天热苏斯从帕尔梅拉斯加盟曼城时,让英超豪门花了3200万欧元,而在世界杯开赛前,《转会市场》对其估价已经达到了8150万欧元。

比利时门将库尔图瓦在比赛中成功扑救27次,位列本届世界杯最佳门将榜首。墨西哥门将奥乔亚则成功扑救25次,位列第二。丹麦门将小舒梅切尔在比赛中21次保住了己方大门,位列第三。

这一届世界杯引领人们走进11座办赛城市,这些城市以同样的热情迎候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一届世界杯也以启用VAR(视频助理裁判)、加时赛增加换人名额等改革举措,让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又多了新看点、添了新话题。尽管广袤的俄罗斯大地难免给人带来舟车劳顿之苦,尽管新的改革举措令参赛球队“几家欢喜几家愁”,但俄罗斯在做出改变、世界杯在做出改变,所有的新鲜体验也一并汇入世界杯的精彩。

从队伍层面来说,至1/8决赛结束,本届杯赛最高龄的5支队伍全部出局。平均年龄最大的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和第五名埃及队止步小组赛,名列第三和第四的墨西哥队、阿根廷队均在1/8决赛中被淘汰。晋级八强的球队,平均年龄均在29岁以下。4强中,冠军法国队与第四名英格兰队平均年龄均为26岁,在32强中并列第二低;克罗地亚和比利时队的平均年龄也均不足28岁,排在32强的中下游。

回归中国足球,目前中国足球同样面临英格兰之类的问题。近年来,中国企业大力投资中超,造成“中国户口本”也大大值钱,很多稍微优秀些的中国青少年都被中超球队网罗,成为“笼中之鸟”、“金丝小雀”,被圈养,被捧杀。而且因为中超转会身价虚高,造成在欧洲各大联赛的强队眼中“质次价高”,性价比不高,所以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难以到欧洲发展。本届世界杯成为“欧洲杯”,欧洲球队垄断6强,不得不承认欧洲足球仍处于主导地位,南美足球在日益式微,而非洲和亚洲足球依然徘徊在边缘。要想成功,要在世界杯舞台以欧洲人的方式击败欧洲,还需要中国足球教练、球员多走出国门,扎根欧洲,方能真正做到“师夷长技以制夷”,改变中国足球积弊日久的窘况。(完)

但未来仍然能在20年前找到影子,齐达内率领的法国队是欧洲第一支夺得世界杯后再夺欧洲杯冠军的球队。而近在咫尺的足球王朝,是由同样来自欧洲的西班牙人创立,那是一个属于传控足球的时代。从2008至2012年,他们斩获了1个世界杯冠军和2个欧洲杯冠军。

赛后接受采访时,克罗地亚队主帅达利奇为法国队送上祝福:“首先,我们要祝贺法国队夺得世界杯冠军。我们还是很忧伤的,毕竟我们没有夺冠,但是我们很自豪。”

这些国家深受法国文化的影响,法国对这些国家的优秀人才具有极大的无可取代的吸引力,也成为很多孩子实现足球梦想、进军欧洲足坛的跳板。同时,法国对这些法语区国家的民众也采取较为宽松的移民政策,造成大量非洲裔移民涌入法国。如姆巴佩,就生于一个移民家庭,从小就被青训系统挑中,从而进入各级国家队的重点培养名单中。

在八分之一决赛上,经过常规时间内乌龙+点球的戏剧性平局、加时赛和点球大战的生死较量,夺冠热门西班牙队倒在了东道主曾将“最差揭幕战”踢成经典的卢日尼基体育场,将对手送入八强。

法国队该如何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开赛前被评价为“球队最薄弱一环”的主帅德尚或许是必不可少的元素之一。在夺得俄罗斯世界杯冠军之后,他也成为继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和巴西人扎加洛之后,第三位以球员和主教练身份分别夺得世界杯冠军的传奇。

“我告诉球员不要对结果太失望,所有人在本届杯赛表现都很棒,输球是足球场上的必然结果,我们要尊重这个结果。”达利奇表示,“莫德里奇对球队帮助很大,虽然球队未能捧起大力神杯,但他赢得金球奖绝对是实至名归。”